您好!欢迎光临长春名烟名酒回收,我们竭诚为您服务,期待与您合作!
咨询热线 13074374388
新闻资讯
您的位置: 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老酒热彰显新赛道,如何入局?

发布时间:2020-12-26 17:01

名酒之上,唯有老酒!

 

这几年酒行业的“老酒热”如火如荼,据不完全统计,2018年老酒市场交易规模达到了500亿元,经过这两年的发展,更是逼近千亿规模。老酒大热正在成为许多资深酒客、老酒收藏玩家与爱好者的“狂欢”,小编身边许多老酒玩家也成为行业渠道中的新力量,他们往往是拥有消费能力更强的高净值人群,也成为许多名酒和高端酒眼中的渠道“新力量”。


长春老酒回收
 

面对老酒热这个新赛道,酒企与酒商要不要入局?该如何布局?酒说本期头条从老酒热现象切入,看看这个新赛道的机会,并盘点目前主流的玩法与案例:

 

颜值派:复刻怀旧

 

老酒自带“消费溢价”,背后核心在于“酒是陈的香”,再追到本质是:时间成本,这一点是不可逆的。因此从产品题材和创意角度而言,复古成为这两年的新潮流,而颜值外观层面的“复刻”显然对资深老酒民更具杀伤力。

 

这几年业内有许多相对成功的复刻产品案例:典型的如超10亿规模的泸州老窖特曲60版,目前终端价为528元,其产品在2014年推出,外形上完全是上个世纪60年代“老县长”经典瓶型的复刻,因为简约高质而获得了许多人的认可;典型的还有茅台股份酱香酒公司的“贵州大曲”,前身为茅台酒厂上个世纪的“红粮窖酒”,本来定位是员工内部福利酒,目前也是市场上超5亿规模的产品,终端价在200-300元。

 

还包括这两年在河南连锁界异军崛起的大师酒文化体验馆,里面酒品都是这种复古线路,给人一种厚重的历史感,同时还有沱牌推出沱牌曲酒复古版,古井推出高线光瓶“老瓷贡”,将上世纪80年代“白牡丹”瓶重现,北大荒集团的“陈酿老酒”,将开荒的红色精神主题画面搬到了酒瓶上……

 

外观的视觉冲击是最直接的,最起码决定了消费者的首次尝鲜性消费的可能性,因此老酒热折射到这个领域核心表现在:复古类酒品的大火,当然产品最终还是要给人喝的,品质必须过硬,“复古情怀包装+超高品质+亲民价格”构成了这些酒品的共性。

 

此外,最关键一点是要让人相信:除了视觉符号,品牌故事也很重要,比如许多名酒复刻产品,可能是上个世纪的畅销品,也会是某届评酒会获奖产品,要言之有理经得起推敲,否则只为复古的话可能在市场溢价层面就差点;配套推广方式也很重要,特曲60版的时光记忆很有亮点,这是一个系统,成功往往是系统的成功。

 

品质派:年份表达

 

正如酒说在上面提到的,老酒热的本质是时间成本。因此如何在品质表达体系中强调出时间性显得格外关键,即年份酒。这几年因为中酒协年份酒标准的出台,许多酒企在产品上已经不敢明确标注几年了,而是用纯数字表示。在这种年份酒标准和标注日益规范的背景下,真年份赛道成为老酒热在品质表达层面的最好例证。

 

2019年3月份,中国酒业协会正式颁布了耗时13年才确立的白酒年份酒团体标准,从生产资质、生产能力、生产设备、生产评测人员、生产管理系统、材料申报与审核等六大方面,判定年份酒的资质,并对每坛原酒进行编号或准确标识并建立档案。目前市场上中酒协已经认证过的真年份酒产品包括:内参大师酒15年,国台10年,金沙回沙酒6年、金沙回沙酒8年、摘要15年年份,花冠等。

 

除了这个相对权威的团体标准外,酒业知名经理人朱伟亲自操刀贵州醇和枝江,推出了真年份产品,其标准在于百分之百含量的年份酒,以6年为例,瓶子里面百分之百六年以上的年份酒,其实两个标准的核心都是基酒年份与占比,在中酒协的标准里面:所标注年份并非是基酒的最老年份,而是加权平均酒龄,并规定主体基酒要占到酒的80%以上。

 

除了相关标准与标识外,这几年在年份表达方面也有一些企业做出了探索,例如潭酒的“酿造年份+灌装年份”双标注:从酿造年份开始,至灌装日期结束来计算年份。每瓶酒出厂,都有明确的“酿造年份+灌装年份”的双标注,保证每一瓶出厂前年份足3年,方便消费者查询和计算。此外,光良酒将酒体比例标注于瓶身,更加直接坦诚,也是一种年份化表达的落地形式。

 

营销派:老酒战略,构建高端价值话语体系

 

真正把老酒上升到战略层面且重点布局占位的,行业内目前舍得最典型,其旗帜鲜明地提出“每一瓶都是老酒”的品牌诉求,给消费者强大的心理暗示与指向。同时背靠舍得酒业在业内超前的生产能力和老酒储备,积极传递给渠道和消费者,其占位更加有理可依、令人信服。

 

更给予老酒战略具象化“老窖池、老基酒”的表达,将舍得的两大优势发挥得尽致淋漓:一是从上世纪90年代酿酒规模就已经进入行业前三甲,大量的优质陈年基酒自那时沉淀下来达到十二万吨;二是舍得酒业全是名副其实的20年以上的老窖池。

 

当然占位老酒战略需要以产能与储能为前提,这对许多酒企而言是一个很大的壁垒。除了战略层面的占位外,许多名酒企更是积极推出年分化定价,旨在构建起一套以瓶储标准为基础的逐年溢价市场体系,茅台、国窖1573等许多产品都有出台过相关标准,这种标准最直接的作用的就是:强化渠道信心,让“库存”更值钱,但是目前因为缺乏厂家回购的有力保障,许多定价体系公信力并不强。

 

但客观而言,这个方向是对的,构建起高端话语价值体系,还是需要以年份入手,不断强化消费者的品牌高级感认知。茅台在这个方面做得是最好的,在普茅的基础上,一方面构建出精品茅台酒和陈年茅台酒(15年、30年、50年和80年)等一系列高端产品价格体系;另一方面推出年份茅台酒定价(比如2015年的远比2020年的茅台酒值钱得多),通过这种矩阵将高端消费人群牢牢抓取,这是需要肯定的。

 

综上所述,在老酒热的大潮下,其实有心的企业或者品牌已经通过产品创意、年份表达和营销战略等层面积极渗透,强化在新赛道下的占位,进一步分享老酒热红利。老酒尽管有自己一套生存与运行法则,但是其暴露出来的渠道力量和消费指向都是值得学习与思考的。好了,今天对“老酒热”的羊毛就薅到这里!

13074374388